中国百年气象站徽标牌匾上蕴何乾坤?

  6月4日,首批433个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完成认定。与这份沉甸甸的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名单一同出炉的,还有433个“百年风雨见证者”的专属牌匾和证书。

  匾额历史悠久,历经岁月沉淀与打磨,成为我国传统文化中一个自成体系的分支。它在精神上的鼓励、激励作用,也从古代一直延续到了当代。怎样在小小的匾额中以小见大?靠的就是上面的文饰、图案。

  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徽标上,有一只“鸟”站立在一个带有箭头的杆上,箭头指向东方,杆子下方交叉设有带“N(北)”“S(南)”“E(东)”“W(西)”字样的细杆。

  在我国,传说在舜禹时就有相风鸟,用木制成鸟形,置于杆上,鸟能自由转动,其头可指风向。东汉时,相风鸟经重新设计后成为另一种测风器——相风铜鸟,安装在长安西北郊的灵台上。这种相风铜鸟既能测风向,还能观测风力大小。

  气象观测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,承担气象观测功能的设备,也在历史的长河中流传了下来,并且逐渐成了一种世界通用的“符号”。在欧洲,人们最早使用的候风鸡——竖在教堂上的“圣彼得天鸡”出现于公元12世纪。此后,他们开始在屋顶之上放置一个金属制的公鸡——风信鸡。人们把鸡身两侧分别涂上金色和黑色,可作避邪之用,同时可用来辨别风向。

  后来,风信鸡这一观测风向的古老发明,走过历史,在近现代成为了大气科学中的基础仪器——风向标,并且取得了“国际共识”。

  话说回来,在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徽标上的这只“鸟”非鸡也非鸟,而是一只凤凰。凤凰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吉祥之鸟,将凤凰与风信鸡完美结合并将其作为徽标的主体部分,代表了世界气象观测科学的悠久历史和中国古老的文化。

  当然,如果一定要考证“相风凤凰”的起源,历史也是能给出答案的。太初元年(公元前104年),在汉武帝所建的建章宫里,就曾“生活着”几只“铜凤凰”。其中,建章宫东的凤阙上装有两个,建章宫南的玉堂的璧门上装了一个。据《三辅黄图》上记载,铜凤凰的下面有转枢,风来的时候,铜凤凰的头会向着风,好像要飞的样子。铜凤凰既然“下有转枢,向风若翔”,当然可以作为风向器了。

  凤凰化的“风信鸡”虽然是徽标的“第一主角”,但当我们顺着它面朝的东方(风向标“E”指向)看去,则能找出徽标的另一个重要元素——冉冉升起的太阳。

  太阳,是万物的生命根本,同时,它也是地球大气运动的主要能量来源。从科学上来讲,地球大气运动主要受到三种力量的影响:由于温度不均所产生的气压梯度力、地球自转所产生的地转偏向力和地面与大气内部的摩擦力。其中,地转偏向力与摩擦力只有在空气流动时才产生影响,故气压梯度力是空气运动的主要动力源。

  因为有了太阳,地球上才有了大气运动,进而有了风雨雷电。把太阳的元素融入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徽标,正契合了中国气象站记录风云变幻的职责,更体现了人类敬畏自然、探索自然的决心和勇气。

  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牌匾上,有一个“认定等级”。“中国百年气象站”除了认定“百年站”之外,还有“七十五年站”和“五十年站”两类。而认定等级的左右两侧装饰的麦穗,则象征气象为农服务。

  各行各业和气象环境条件都有密切的关系,但是最敏感的、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农业。在古代,人们用“看天吃饭”来描述这种密切关系。久旱无雨时,皇帝大臣们大都别无他法,只能用“祈雨”这种仪式,寄希望于龙王前来相助。

  而在当代,科学的发展让我们发展出了人工增雨技术。在满足一定气象条件的前提下,可以把天上的水汽“引”下来,落地为雨成甘霖。

  当然,这只是气象能够为农事生产服务的一个例子。天气预报、人工消雹、农业保险、气候品质认证……越来越多的科技元素正在进入为农服务队伍。而气象观测站,正可以为这些服务提供最基础的数据和依据。(资料来源:《文物季刊》《古代发明与发现》《中国科技史》)

  美国国家飓风中心(NHC)监测信息显示,热带风暴“纳特”已经加强为1级飓风。 “纳特”已经给中美洲带来严重破坏,导致至少28人死亡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