芍药与竹的“市花之争”(图

  国民政府成立以后,为顺应世界潮流趋势,援引欧美各国先例,展现泱泱大国之风,定梅花为国花。梅花为百花之魁,不畏严寒,代表我国人民忍辱之性;梅花五瓣,代表五权宪法之精神;梅开独晚,又可代表国人之谦让美德。此后各市纷纷拟定自己的市花,如南京以兰花为市花、北平以菊花为市花。在此前广州还拟定市徽,开我国市徽之先河,后将木棉定为市花。

  同样,当时的天津也面临市花确立的问题。天津作为北方重镇、华北巨埠,确有设置市花的必要。更为重要的是,天津市政建设刚刚起步,急需确立天津市市花。

  就市花的选定,天津广大市民积极参与并发表自己的意见与见解,在《北洋画报》等报刊上曾专门刊登文章讨论市花的确立:有人提议杜鹃为天津市市花,但因不是天津当地常见之花,故被否,还有人拟以芸薹为市花,但被认定花过于单调,也不适合。

  《北洋画报》主编兼记者王小隐则力主以芍药为市花,并翔实列出确立的依据:市花作为一座城市的标志,必须具备“一、为易于培植之花;二、为普通易见之花;三、为一般心理所欣赏爱慕之花;四、与其地之人民性质类似之花;五、富有意义之花”的条件,所以认定天津市市花非芍药莫属。具体标准则是:“丰台为产芍药名区,天津也容易繁殖;三春初暖,则常见于每家盆盎;色既艳美,态复娉婷,为多数人所喜爱;芍药之开,多在春残,桃李既谢,夏木初荣,芍药乃通春夏之陲,此与天津沿海地区,常得风气之先又富保守之性,若合符即;婀娜之余,不失刚健之意,艳冶之外,别具朴素之风。北平为历史上都城,而平津密迩,势若陪邑,牡丹既为国花,芍药当为市艳,两花有相似之处,允以类相从。牡丹既为药品,芍药亦可疗疾,天津为工商发达地区,芍药有其实用性;天津为近海之区,芍药有迎风之韵,芍药为赠别之花,天津绾交通之枢。”

  在王小隐的眼中,芍药与天津的人文地理十分吻合,兼具开放与保守、婀娜与刚健、艳丽与朴素之性。有《北洋画报》主编的力倡,加上民意的征调,最终《北洋画报》暂定芍药为天津市市花。

  然而,在天津各界广泛参与讨论后,天津并未将芍药定为市花。1929年1月15日天津特别市政府决定以竹为市花,“以三叶代表,以青节表示市政精神”,以竹之谦逊,求市政之进步,竹之劲直不屈,代表该市之民族性。

  至1930年年初,全国除青岛之外的特别市(由国民政府直接管辖的“市”)和一些大城市均已拟定自己的市花。市花作为民国时期市政建设的一部分,是城市的名片,也是城市形象的重要组成部分,有利于丰富城市的精神文化内涵,提高城市的声誉与名气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