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闻源 财富源

  每年过了元旦人们就准备迎接春节了。这期间,我至少要去一次花卉市场,购买春节期间能够营造家庭气氛的花卉,常常选中的就是花瓣像兔子耳朵的颇有仙风道骨的仙客来。

  记得小时候读郭沫若的诗集《百花齐放》,觉得他写得像说话一样的诗没有什么美感,大致翻翻就过去了。后来了解了一些政治背景后,才知道郭老写这些百花诗也是挺不容易的。于是,我重新找来《百花齐放》又好好读了几遍。虽然仍觉得这不是我喜欢的诗,但是多少还是体会到了郭老的用心良苦。今天写“仙客来”,就自然而然地想到了郭老赞《仙客来》的诗句:“请不要说我们是来自外洋,来到中国就成为土生土长。我们衷心地热爱中国人民,他们称呼我们为萝卜海棠。我们和秋海棠原来姐妹行,鲜艳的瓣花分开十分别样。上海姑娘叫我们是兔子花,怕是花瓣和兔子有些相像。”显然,郭老这首诗里全是大白话。但是,至少让当时文化水平普遍低下的工人、农民能够知道仙客来不是中国本土花,而是舶来品,别名还叫“兔子花”和“萝卜海棠”。那时候,新中国刚刚成立,还没有市花这个概念。郭老当然不知道,在他老人家去世多年后,天津市将仙客来选为市花。所以,他直白地告诉读者,上海姑娘因为仙客来的花瓣和兔子的耳朵有些像,称呼仙客来为“兔子花”。同时,他也告诉了读者,在那样的年代,只有大城市才有这舶来品。尽管是舶来品,但是到了中国就是中国的了。因为这些小花儿在中国生长得很好,小花儿很热爱中国人民。

  说实话,在读郭老这首诗时我真没见过仙客来,那时候又没有互联网,只能靠“花瓣和兔子耳朵有些相像”去认知。直到上世纪80年代末,我由学校调到江苏省老龄委工作,在无锡的一次会议上才见到花瓣长得很像兔子耳朵的花儿,才知道那就是郭老笔下的仙客来。回南京后,我四处去寻“兔子花”,可惜当时南京的花卉市场很少,不见仙客来的影子。90年代中后期,中国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制度,经济建设开始加速,市场开放,南京的花卉市场也得到了繁荣,各种花卉都可以买到了。1998年春节前,我搬到南京大光路居住。为迎接新年的到来,我买的第一批花草中就有4盆仙客来。这4盆仙客来在那个春节受到了所有来新房子贺喜的亲朋的喜爱和赞美,的确为我家的新房子增添了不少光彩。

  仙客来可以细分为18个系、20个种,是史前幸存的早期类型植物之一,它的许多重要特性均证明其存在于600万年前的第三纪地质时代。仙客来的原产地在欧洲南部的希腊等地中海地区,其人工栽培的历史已逾300年。18世纪,德国园艺家从希腊仙客来的品种中,经过杂交改良培育出了不少新品种。19世纪,由于浪漫主义兴起,仙客来以其妙曼的身姿风靡了整个欧洲,甚至成为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一世的喜爱物之一。仙客来后来被传到美国,得到了进一步改良,并逐渐成为世界性的观赏花卉,是著名的冬春季温室盆花,花期长达数月,深受人们的喜爱和推崇,因此也被称为“盆花女王”。

  仔细观察仙客来,人们会发现仙客来生长得很有个性。它的叶瓣毛茸茸的,呈心形,生长在长长的花梗之下;淡红而润泽的花梗亭亭玉立地簇拥着兔子耳朵一样的花瓣,在大自然万花黯然的寒冬悄然开放,宛若凌波仙子仙风道骨飘然而来,真是名副其实的“仙客来”。

  当代画家高冠华赋诗《仙客来》:“羞红侧掩头,琶音半遮面。抑扬真挚处,临空欲飞天。问君思何意,君笑未曾知。且望九万里,繁城树荫居。尉尉海风送,娇柔及时雨。心小泌天外,玉女妒且忌。今嫁龙乡客,惜花不爱心。紫凝粉红醉,肌秀香已泯。天上人间客,奇葩雨打萍。未知期何待,还我香缕衣。感君肺腑语,江州司马情。同征漫漫路,漂零月夜心。帆影惊恶浪,长空划雁痕。放飞天涯梦,千里走单骑。青刀乾坤舞,金铗慑苍龙。飞鸿锦书到,京娘归故里。尉蓝地中海,奇香夺人意。琼楼飞玉檐,遥遥泪如雨。”这应该是我国赞美仙客来比较好的诗了。可以想象,假如这花不是舶来品,而是原本就生长在中国的话,在古诗词的百花园里不知道又会有多少美妙的诗篇流传于世,说不定还会出现一个不亚于“梅文化”的“仙客来文化”呢。不知大家以为然否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